看著葉南弦期待的眼神,葉睿終究是點了點頭。

葉南弦離開之後,葉睿有些糾結。

他不太想委屈寧若兮。

如果留下,大家勢必想要一起舉行婚禮,可是如果舉行婚禮的話,寧若兮的孃家人那邊根本就不是來送祝福的,到時候彆說結婚了,估計算是添堵了。

女人這一輩子就這一次穿婚紗的機會,如果不能讓寧若兮開開心心的出嫁,葉睿覺得這個婚不結也罷。

可是如今這樣的狀況,如果不結的話,估計大家都會擔心,覺得委屈了他葉睿似的。

寧若兮回來的時候正好看到葉睿皺著眉頭一臉憂愁的樣子,不由得問道:“怎麼了?是病情不太好嗎?”

“不是。”

看著寧若兮因為照顧自己而消瘦的臉龐,葉睿心裡的天平突然就傾斜了。

葉南弦和沈蔓歌是寵他的,即便他不想和葉梓安他們一起舉辦婚禮也沒關係的,但是寧若兮這個女人是要跟著自己一輩子的,如果連結婚都委屈她的話,以後還能有什麼不委屈她的呢?

葉睿不覺得僅此一次的委屈是可以這樣做的。

有一就有二,寧若兮本來成長期間備受坎坷,如果找個男人還要委屈她的話,他還算是個男人麼?還能說自己愛她麼?

葉睿的心底突然就明朗了。

他牽著寧若兮的手,突然笑了。

葉睿笑起來其實很好看。

他和葉梓安雖然長得像,但是兩個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

從醫的葉睿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像個儒生,摘下眼鏡的葉睿帶著棱角卻又隱而不發,沉穩的讓人很有安全感。

寧若兮承認自己被眼前這個男人給蠱惑了。

她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角,低聲問道:“你乾嘛?”

“帶你去個地方。”

葉睿說完就牽著寧若兮的手離開了醫院。

車子在外麵停著。

葉睿的車不華麗,不像葉梓安喜歡悍馬,葉洛洛喜歡法拉利,他隻是像個普通人一般開了一個大眾朗逸,可是裡麵的所有設備都換掉了,換成了最好的裝置。

寧若兮倒是喜歡這種樸實的感覺。

她一直覺得自己配不上葉睿,畢竟葉睿是葉家的大少爺,葉家家世背景也很牛逼,而寧家不過是在醫學界有點名聲,要說真的有錢有權,那差了遠了去了。

所以和葉睿在一起的時候,寧若兮總是有些自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葉睿和她在一起褪去了渾身的光環,像個普通人一樣穿著一二百的休閒服和她一起逛夜市,一起去地攤上吃東西,冇有絲毫的嫌棄。

她知道自己可能拉低了葉睿的生活質量,為此她內疚過,自責過,甚至想要讓葉睿不要如此在意自己的想法,可是葉睿卻隻是說“都是醫生,什麼樣的苦冇吃過?”

這一句話就讓寧若兮淚奔了。

醫生是個苦行業。

累的時候好幾台手術輪流轉,苦的時候冇有醫療設備完全靠人工維持呼吸,真正難得時候他們甚至在戰地上好幾天都冇有水洗澡。

所以寧若兮懂了。

不是她拉低了葉睿的生活質量,而是葉睿想和她過平和的日子,無所謂好壞,隻要那個人是她就可以。

寧若兮的心頓時被幸福感充斥著有些腫脹。

葉睿親自開車,很快的就到了民政局門口。

寧若兮不由得愣住了,隨即有一絲不太確定的想法劃過腦海。

“阿睿,你……”

“給我個名分,讓我以後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你身邊如何?”

看著葉睿含笑的眸子,寧若兮突然鼻子有些酸澀。

她冇有母親,父親自從娶了後媽以後,基本上和後爹也冇什麼兩樣了。家裡唯一喜歡自己疼著自己的爺爺,這些年也因為歲數漸大而得了老年癡呆症,記不得她了。

對寧若兮來說,老天爺從小就苛待了她,甚至遺忘了她。可是如果之前的所有遺忘和苛待都是為了能夠等到葉睿這樣一生的伴侶的話,她感激老天爺的饋贈。

“阿睿!”

寧若兮猛地撲進了葉睿的懷裡。

她不想哭的,本也不是什麼虛弱的女孩子,可是這一刻眼淚就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她知道,這是喜悅的淚水。

葉睿被寧若兮的淚水給弄得有些心疼和無措。

“怎麼還哭了呢?我這本來打算給你一個驚喜的。”

“謝謝你。”

寧若兮緊緊地抱住了葉睿,想了想,不由得踮起腳尖,在他的唇角親了一下,然後滿臉通紅的就要撤離,卻被葉睿一把拽住了胳膊,隨即攬入懷中,溫潤的聲音夾帶著一絲壓抑的說:“撩了就想跑?”

“不是,我隻是……”

寧若兮還冇說完,就看到一張放大的俊臉俯了下來,帶著蘇打水味的氣息瞬間充斥著她的鼻腔,下一刻,微涼的薄唇奪取了她的呼吸,讓她有些欲罷不能。

周圍傳來驚讚聲,口哨聲,寧若兮羞的滿臉通紅,卻被葉睿用胳膊擋在懷裡儘情的親吻著,一時間已經分不清什麼了,隻能跟著葉睿給與的感官沉沉浮浮的。

等她再次恢複神智的時候,已經到了民政局的大廳裡麵了,前麵的人還在排隊,而葉睿手裡已經叫了號。

寧若兮總覺得這一幕不太真實,她偷偷地掐了自己一把,還挺疼。

終於,她的唇角微微揚起,含羞帶怯的模樣總算是有了一絲代嫁新孃的樣子。

寧若兮是漂亮的,此時白皙的皮膚有些緋紅,總讓人想要做點什麼。

葉睿與之十指相扣,聽著周圍一對一對的情侶期待的說著什麼,他微微的低下頭,輕聲問道:“期待嗎?”

“恩。”

寧若兮微微點頭。

這輩子雖然說她最大的執念就是嫁給葉睿為妻,可是她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樣突然,這樣的讓她猝不及防。

葉睿看著她,笑著說:“想要一個什麼樣的婚禮?”

寧若兮想了想說:“不需要太大,來的人隻要都是真心祝福我們的就行。”

果然他還是猜對了她的心思。

“好。”

葉睿點了點頭。

很快的就到了葉睿和寧若兮他們了。

兩個人提交了自己的身份證和戶口本,按照程式的拍了照片。隨著鋼印的落下,寧若兮頓時眸子紅了。

她結婚了!

她現在是葉睿的妻子了!是葉太太了!

“葉太太,你好,餘生請多多關照!”

葉睿將結婚證遞給了寧若兮。

這一刻,寧若兮哭著笑著,像個幸福的傻子,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纔是對的。而下一刻,葉睿直接打橫抱起了她,輕聲說:“葉太太,該回家了。回我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