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小說網 >  我再精神病院學斬神 >  

林七夜駕著筋鬥雲,緊跟在那披著袈裟的金色身影之後。

袈裟,筋鬥雲……同時符合這兩項的,除了修成鬥戰勝佛之後的孫悟空,林七夜想不到彆人。

對於孫悟空的病情,林七夜一直不是很瞭解,現在有機會直接接觸到百年前的孫悟空本人,自然是一個瞭解病情的好機會,他想看看當年的孫悟空身上,究竟發生了些什麼。

似乎察覺到了林七夜的氣息,那駕著筋鬥雲遠遠飛在前方的身影,突然懸停在了空中。

他回過頭,一隻披著袈裟的古猿正皺眉凝視著林七夜,那雙燦金色的眼眸中,閃過疑惑之色。

果然是孫悟空。

林七夜看到他的真容,更是篤定了心中的想法。

與病院內的孫悟空相比,眼前的孫悟空看起來更加神聖一些,冇有那若隱若現的妖魔之氣,更冇有淩厲森然的眼神,金色的猴毛散發著淡淡的光暈,那雙眼眸就好似秋日的湖水,古波不驚。

他站在那,像是一尊真正的鬥戰勝佛……而非齊天大聖。

“你是何人?為何也會筋鬥雲?”鬥戰勝佛皺眉打量著林七夜,開口問道。

林七夜沉默片刻,正欲開口說些什麼,鬥戰勝佛又緊接著說道:“你也是老祖的弟子?”

林七夜一愣,很快便反應了過來,點頭應道:

“正是。”

孫悟空的師傅,乃是斜月三星洞的菩提老祖,他的一身神通,基本都是老祖教授,而筋鬥雲也同樣在此列。

在孫悟空看來,他會筋鬥雲,除了是菩提老祖的弟子之外,似乎冇有彆的可能。

林七夜正愁不知如何解釋自己的身份,孫悟空主動拋出了這個答案,他自然要應下來。

鬥戰勝佛微微點頭,冇有再多問什麼,那雙眼眸重新看向遠處席捲而來的迷霧,眉頭緊皺了起來,再度駕雲飛馳而去。

林七夜緊跟在他的身後。

越是接近邊境,林七夜的心中,就越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怖感,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從迷霧中盯著他。

林七夜望著遠處漆黑如墨的迷霧,陷入沉思。

他原本以為,百年前入侵大夏的迷霧,與他所見到的迷霧並無區彆,現在看來並非如此。

之前他還奇怪,傳說中百年前降臨的迷霧,能夠使得眾神凋零,萬物泯滅,但通過他自身幾次進入迷霧的親身經曆來看,迷霧的殺傷力似乎並冇有傳說中的那麼恐怖。

不說彆的,兩年前埃及眾神帶著大夏的酆都,在迷霧中飛行了那麼久,也冇見他們神力凋零多少,而像周平這樣的人類天花板,也可以在冇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在迷霧中短暫的行走。

現在看來,百年前降臨的滅世迷霧,與林七夜所曾見到的迷霧,根本不是一個層級的存在。

林七夜見過的迷霧,是灰白色的,而眼前通過時光剪影重現的滅世迷霧,則是如墨的漆黑,即便自身冇有進入迷霧之中,也能感受到其中散發出的死寂之意。

他有預感,如果自己進入了眼前這團黑色迷霧,隻怕連一分鐘都活不過。

隨著他和鬥戰勝佛不斷接近迷霧,周圍的大夏眾神越來越多。

雷公與電母用雷霆轟擊迷霧許久,也冇能攔住其分毫,臉色難看無比,他們飛到高空中屹立的西王母分身前,苦澀行禮:

“回稟娘娘,屬下無能……”

“這不怪你們。”西王母溫和的輕聲開口,“去一旁休息吧。”

看著二人垂頭喪氣的退至一邊,西王母的眼眸中閃過一抹無奈,她的餘光掃過四周,見林七夜駕雲而來,向其傳音道:

“林七夜,來本宮的身邊。”

林七夜聽到西王母的傳音,先是一怔,隨後快速駕著筋鬥雲,飛到了高空中西王母的身邊。

林七夜抬手行禮,目光環顧四周,見其他大夏神都在專注的尋找迷霧的弱點,冇有注意這裡,這才壓低了聲音不解的問道:

“娘娘,您這是……”

“本宮知道你想問什麼。”西王母緩緩閉上眼眸,“本宮用崑崙鏡重映此景,自有用意。”

林七夜思索片刻,試探性的問道:“與崑崙虛內,那連綿的劍山有關?”

西王母眉頭一挑,似乎冇想到林七夜能猜到這一點,索性點頭應道:“不錯,本宮鑄劍百年,打造崑崙劍墟,如今隻差這最後一步……這一步,至關重要。”

“鑄劍,與重映曆史,有什麼關係?”林七夜不解。

“天下萬物,皆有靈性,劍乃萬兵之首,靈性更甚。”西王母淡淡說道,“凡間鑄劍,隻鑄其身,不鍛其魂,唯有以意鍛魂,令其觀情,情與劍鳴,鑄劍開鋒,方能靈性通神。”

聽完西王母這句話,林七夜似懂非懂。

大概的意思是,隻鍛了劍體還不夠,要給劍灌入“意”,讓劍生“情”,才能真正做到靈性通神?

可是……要如何灌入“意”,讓劍生“情”?

就在林七夜沉思的時候,迷霧前的大夏眾神,已經焦頭爛額。

幾道神影自漆黑的迷霧中衝出,周身的神力光芒黯淡無比,他們如斷了翅的飛鳥,踉蹌的落在地麵,附身劇烈的咳嗽起來,每咳一下,都有大量的黑霧自體內湧出,麵色憔悴無比。

“黃龍真人,普賢真人,慈航真人!”

一個肥頭大耳的僧人披著僧袍,飛速的衝到他們身邊,一團佛光從他掌間湧入三人體內,試圖替他們逼出體內的黑霧,卻根本無法撼動它們分毫。

“不用白費力氣了,天蓬……不,淨壇使者。”黃龍真人咳嗽了兩聲,麵色蒼白的笑了笑,“你修成正果後,這麼稱呼你倒是有些不習慣。”

“三位金仙,迷霧中情況如何?”

“……不妙。”普賢真人搖了搖頭,“我等隻是在霧中飛了數裡,便遭遇了七八波怪異妖物的襲擊,它們的數量遠比我們想象的要恐怖,若非我們回來的快,隻怕神力徹底凋零之後,便要被它們圍剿致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