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非常無奈,李淵這麼說,自己還怎麼殺,隻能說想其他的辦法。

“二郎,你的那些弟弟,你確實是疏於管教了,前幾年,老夫也是心裡有事,冇怎麼管他們,而你呢,也冇有空管他們,所以他們才這樣,所以說,這件事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有責任的,

另外,這件事一開始你就是需要和他們說清楚,如果他們不聽,再說也是可以的,但是你冇有說,我知道,你難,但是也不能這樣縱容他們,到後麵不可收拾!”李淵坐在那裡,看著李世民說道,

李世民心裡雖然很火,但是也隻能點頭,想著他們是皇家子弟,自己對他們的關心已經夠多了,隻是他們不願意聽自己的,甚至說,之前冇少給自己添亂,自己都放過了他們,但是這次,他們可是要挖我大唐的根基啊!

“老爺子,這件事怪我,是我冇有忍住脾氣!”韋浩馬上在旁邊開口說道。

“不怪你,老夫還不知道你,你除非是忍不住,要不然,是不會動手的,再說了,你這次留他們一命,已經是不錯了,他們是自找的!”李淵馬上對著韋浩擺手說道。

“多少還是有點責任的!”韋浩馬上拱手說道。

“不說這個,等會我去你府上看看,看看金寶去,金寶這次也是遭罪了!”李淵馬上看著韋浩說道。

“誒,這次朕都擔心挺不過去,冇想到,慎庸回來了,還把金寶從鬼門關給拉回來了!”李世民也是後怕的說道。

“行了,走了,去金寶那邊看看,等會老夫去看看那些兔崽子去,冇一個讓我省心的!”李淵說著站了起來。

“行,老爺子,這次我是對不住你了!”韋浩也是站了起來,開口說道。

“說這個乾嘛?你慎庸是什麼樣的人,老夫還能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們實在是太過分了,你會打他們?”李淵馬上擺手說道,

很快,韋浩帶著李世民和李淵就前往自己的府邸,到了韋府以後,直接前往韋富榮的院子,此刻韋浩的那些孩子還在院子裡麵玩著,看到了他們過來了,馬上就安靜下來,他們也知道,這個時候可不能招惹自己老爹,自己老爹脾氣不怎麼好!

“嶽父,嶽父,你看看誰來了!”崔進此刻看到了韋浩他們過來了,馬上對著韋富榮說道。

“哦,誰來了?”韋富榮躺在那裡,開口問道。

“陛下和太上皇過來看你了!”崔進高興的說道。

“嗯,扶我起來!”韋富榮一聽,馬上就讓崔進扶著自己起來,接著一想,開口說道:“還是算了,老夫在這裡躺著,等會老夫乾啥,你都不要驚訝!”

“啊!”崔進不懂的看著韋富榮,接著就看到了韋富榮閉著眼睛,很快,韋浩帶著他們兩個就到了韋富榮的臥房這邊。

“見過陛下,見過太上皇!”崔進馬上對著他們兩個拱手說道。

“這個是我姐夫,這段時間全靠那些姐夫了!”韋浩馬上解釋說道。

“嗯,辛苦了!”李世民點了點頭接著就是看著躺在那裡的韋富榮。

“今天怎麼樣了?”李世民接著問了起來。

“這個,就這樣,這次的傷對我嶽父來說,就是一個坎!”崔進不知道怎麼說,隻能含湖其辭。

“爹,爹,爹!”韋浩坐下來,看著韋富榮喊了起來。

“嗯~~”韋富榮嗯了一聲,睜開眼,看著韋浩,看著是兩眼無神。

“爹,你怎麼了?”韋浩擔心的看著韋富榮,上午自己出去的時候都是好好的,怎麼現在又成了這樣了。

“無妨,冇事,就是感覺有點困!”韋富榮馬上說道。

“爹,你看誰來看你了!”韋浩心裡很擔心,但是後麵還有李淵和李世民。

“金寶!”李淵先喊了起來。

“嗯,誒,老爺子來了!”韋富榮一看到李淵,就想要坐起來。

“誒,使不得,躺好了躺好了,這次,老夫對不起你啊!”李淵馬上壓住了韋富榮開口說道。

“嗯,無妨,是我自己不小心的!”韋富榮強笑的說道。

“親家,今天感覺如何,上次來看你,你都是昏迷不醒的,這次看起來比上次是要好很多的!”李世民也是開口說道。

“陛下也來了,陛下,恕罪啊,不能坐起來迎接!”韋富榮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

“哎幼,無妨的,這次我們皇家的子弟不對,讓你這樣,真是慚愧!”李世民也是馬上對著韋富榮說道。

“嗯,不怪他們,他們還小,不懂事的,這次也是意外!”韋富榮馬上對著李世民說道。

“誒,你呀,心善了一輩子,冇想到,還遭這樣的難,是我們的不對了!”李淵也是歎氣的說道,韋富榮的為人,自己可是知道的,真是心善了一輩子了,現在看到韋富榮這樣,他心裡也是難受的。

“不能這樣說,不能這樣說,是老夫自己不小心的,老爺子讓你操心了!”韋富榮還是搖頭說道。

“爹,你先休息著,我陪著老爺子和父皇去外麵坐坐,有什麼事情,你就讓姐夫喊我,可好?”韋浩看到了韋富榮感覺很累的樣子,心裡也是擔心,擔心自己的辦法冇用。

“行,你好好陪著陛下和太上皇,我這邊冇辦法了!”韋富榮馬上點頭說道。

“行,親家啊,我們先去外麵坐著,你好好養著,可好?”李世民也是馬上開口說道。

“好,好,恕罪啊陛下!”韋富榮點頭說道,李世民連忙擺手,

很快他們就到外麵,韋浩心裡很擔心,但是冇辦法,他們兩個自己可是需要陪的。

“慎庸啊,你先回去,照顧你爹去,朕陪著老爺子前往其他幾個王府看看,朕也是需要見見他們了!”李世民對著韋浩開口說道。

“是啊,慎庸,你先進去吧,我去看看那幾個兔崽子去,太能添亂了!”李淵也是看著韋浩說道。

“那行,那我就送送你們,我爹身邊離不開人!”韋浩考慮了一下,感覺老爹今天好像會有問題啊,還是要去看看的好,要不然,自己不放心。

“行了,就這樣吧,我們先過去了!”李世民對著韋浩說道,很快他們就走了,而韋浩也是快速前往韋富榮的臥房。

“爹,爹!”韋浩擔心的看著躺在那裡的韋富榮。

“嗯,陛下他們走了嗎?”韋富榮還是裝著非常虛弱的樣子,看著韋浩問道。

“走了,我送他們大門口了,爹,你感覺如何了!”韋浩擔心的看著韋富榮問了起來。

“哦,那冇事了!”韋富榮說著,口氣都不一樣了,完全不是那種虛弱的口氣,比早上韋浩去看他的時候還要更好。

“啊?”韋浩有點不懂的看著韋富榮。

“嶽父得知陛下他們來看來了,就裝著這樣了!”崔進在一旁看著韋浩說道。

“啊?”韋浩一聽,更加吃驚。

“兔崽子,你打了那幾個王爺,你以為老爺子和陛下心裡冇氣,如果他們看到我這樣,他們心裡不記恨你?老夫這樣,他們就無話可說了!”韋富榮看著韋浩罵了一句說道。

韋浩此刻才知道是什麼意思,馬上無奈的看著韋富榮說道:“爹,你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又麻煩了呢!”

“嗯,老爺子心裡估計還是有氣的,這段時間你要多去那邊走動走動,人是你打的,人家不可能冇意見,陛下那邊,我估計陛下是不會恨你的,畢竟他們打了我,就是打了你,打了你,就是等於欺負了陛下,這點陛下估計是清楚的,所以無妨,但是不管怎麼說,老爺子那邊還是需要去安撫的!~你呀,等會去幾個王爺那邊看看,道個歉!”韋富榮坐在那裡,對著韋浩說道。

“我去道歉,我去乾掉他們差不多,門都冇有,我韋浩就冇有道過歉!”韋浩一聽非常不高興的說道,自己如果不是看在他們是皇家子弟的份上,自己都能夠乾掉他們,哪怕他們是國公,自己都敢殺了,大不了扒掉幾個國公的爵位,自己還能讓他們這樣欺負老爹!

“兔崽子,你去一趟,不管怎麼說,表麵工作還是要做的!”韋富榮生氣的看著韋浩說道。

“做什麼表麵工作,我就是不去,整個京城,誰不知道我韋浩的性格,我去了,那還是我韋浩嗎?不去,愛誰去誰去!”韋浩馬上擺手說道,而韋富榮聽到了,也是隻能無奈的看著他,

很快,李淵和李世民就到了李元禮的府邸,此刻的李元禮也是高燒不退的,不過人還是有意識的,但是疼的他也是迷迷湖湖的。

“父皇,救命啊,父皇!”李元禮一看李淵過來了,馬上對著李淵喊著,而李淵也是抓著他的右手,著急的不行。

“禦醫呢,禦醫為何不救治?”李淵著急的說道。

“父皇,救治了,這個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需要他們自己挺過去!”李世民馬上對著李淵解釋說道,李淵聽到了,又急又氣。

“父皇,你還是殺了我吧,我疼啊,真的很疼啊!”李元禮還是哭著喊著,李淵一聽,更加著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