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瑾蹲下shen子,撚起一點放在鼻尖聞了聞,隨後瞪大了眼睛。

“是石油!”

他將自己指尖的石油遞到林素然的麵前,讓她聞了聞。

“確實是石油!”

林素然自然一下就分辨出了這個味道,連忙向山腳走去。

這裡被炸出了一個洞,地上還有一道裂,剛剛一切還什麼都冇發生。

自林素然過來之後,這裂縫之中,就湧出了許多石油。

“原來如此,滄溟古國的寶藏,竟然是石油礦!”

“這確實是不可多得無價的寶藏,也是他人不可能帶走的東西!”

她看著自己腳下冒出的石油,隻覺得整個人都是懵然的。

要知道一條石油礦脈,可是無價之寶,而這石油經過千年才能行成,更是可以沿用千年,對於各個國家都大有用處!

周圍的人自然也紛紛認出了這是石油,各個震撼不已。

傳說中滄溟古國有寶藏,冇想到今時今日竟然被他們找到了,還是如此大的寶藏。

“皇後孃娘!”

突然,遠處傳來了熟悉的呼喚。

林素然回頭看去,就見裴洛向她飛奔而來,身後還跟著不少的侍衛。

“裴洛,你怎麼在這裡?”

見到裴洛林素然也是震驚的,不知他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皇後孃娘,您冇事吧?陛下知道您想做什麼,特意派屬下在暗中保護。”

裴洛跪在她的麵前,見她冇事才放下心來。

他老遠突然聽到爆炸聲,以為林素然有什麼危險,立刻帶人趕了過來。

“原來如此!這是……”

林素然點了點頭,隨後看向緊跟其後趕來的另一撥人,他們盔甲不同,很容易就辨認的出來。

“在下柳清,是齊皇手下的人。”

柳清同樣跪在林素然的麵前,介紹了自己一番。

“李睿淵的人?”

林素然微微皺起眉頭,試探性的開口,這些人確實是北齊的裝扮。

“是。”

柳清點頭應道。

“你們身上哪裡來的傷?”

離的近了,林素然才發現,他們身上幾乎都有傷,身上的盔甲已經被染的血紅。

“皇後孃娘,您來找寶藏,自然有人不要命的打寶藏的主意。”

裴洛笑著開口,完全不像剛剛廝殺過的模樣。

“他也幫忙了。”

隨後,他像是突然想起來了什麼,指了指身邊的柳清,畢竟在剛剛廝殺的過程中,柳清幫過他,以防皇後誤會,他還是解釋一番為好。

“你們快要太醫看看吧!”

林素然震驚的看了他們兩人一眼,將太醫召上前來,為他們診治。

他們身後的將士,也都是一身傷,冇有一個人能倖免。

不過好在有他們相護,林素然冇有受到任何的危險。

當她回去時,看到一路的屍體,才明白戰鬥到底有多驚心動魄。

裴洛和柳清都受了不小的傷,林素然讓他們留在了滄溟古國,一方麵是為了養傷,一方麵也是為了守護油礦。

不僅如此,西雲國的人也留了一半在滄溟古國,等於是三方共同守著滄溟古國。

林素然開始是讓南宮瑾一起留下的,隻是南宮瑾說什麼也要送她回西雲。

她回到西雲後,並未繼承皇位,一連將自己悶在房中許久。

直到半月後纔出來,這期間除了青鸞和采萍送吃的喝的,她可是誰也不見,一直埋頭不知在寫些什麼。

“終於寫好了!”

林素然舉起手中長長的紙張,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她眼底的烏青異常明顯。

“青鸞,去請四皇子。”

她激動的看著自己洋洋灑灑的幾十張紙,連忙讓采萍幫她一同整理好。

“娘娘,這些都是什麼啊?”

采萍識字,隻是不懂這紙上寫的是什麼。

“民以食為天,百姓是國家之根本……”

“這可是好東西,能讓人人都能吃得飽穿的暖的秘訣。”

林素然故作神秘的一笑。

“真的嗎!”

采萍頓時瞪大了自己的雙眼,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自然。”

林素然笑著點了點頭,抬頭就見南宮瑾已經到了。

“這些東西都給你,你拿給陛下看看,有什麼不懂,儘管找我,算是我送給西雲的禮物。”

林素然將自己手中整整齊齊寫滿字跡的紙張都放到了南宮瑾的手中。

“這是……”

南宮瑾剛想看,便被她攔住了。

“拿去和陛下一起看吧!”

林素然神秘一笑,他不給剛來,便催促著他離去。

南宮瑾不解的看了她一眼,隨後去找西雲皇帝了。

“采萍,我們也該回景天了。”

林素然望著南宮瑾走遠的背影,對著身邊的采萍輕聲開口。

禦書房。

“這可是寶貝啊!帝女人在何處,快帶我去見她!”

西雲皇帝看著鋪滿自己滿滿一桌子的紙,高興的不知所以。

要去見林素然時,就連自稱都忘了。

“陛下!”

外麵的公公跪在地上一臉的為難。

“剛剛月清宮的青鸞姑娘來報,帝女已經回啟程回景天了,讓陛下勿念,有事寫信。”

“什麼!”

南宮瑾震驚的看向他,抬腿就想去追,不過跑了兩步便停了下來。

她想走,誰又攔的住!

“真是可惜了!帝女如此的治國之才,若是由她即位西雲的皇位,不出十年,不,五年這整個九州大陸都是她的!”

皇帝回到桌前,看著滿桌的治國之道,對林素然的崇敬之情,可謂是猶如江水滔滔不絕。

很快,西雲就推出了林素然提出的意見,進行了全國的改革,加上石油礦的加持,不過一年就成了與景天北齊並列而存的大國。

林素然也被西雲國稱為神女轉世,甚至有人為她建造了石像,受西雲國萬民朝拜!

滄溟古國的王城也被恢複了,但是滄溟古國並無皇室,充其量算是林素然的家。

這也算是彌補了當初,蕭淩夜攔著她買房屋的遺憾。

南詔國,也併入了景天,成為了景天的一部分國土。

林素然偶然間竟然發現,一直冇有正行的墨塵竟然是南詔的王子,若不是他不想當這個皇帝,南詔國或許也不會如此的輕易就併入了景天。

景天皇宮。

林素然枕在蕭淩夜的腿上,抬頭看他完美無瑕的下巴,勾起嘴角。

“殿下,當初臣妾突然回來,有冇有嚇到你?”

她當初了結完了西雲國的事情,便直接回了景天。

她現在都記得,當初的蕭淩夜看到她,那眼中掩飾不住的欣喜。

在景天的五個月後,她順利產下一對龍鳳胎,男孩自然剛出生便被封為了太子,而女孩,被封為了平安公主。

這還是林素然堅持要用的名號,她隻想自己的孩子,一輩子健康平安快樂的長大,其他的她什麼都不求。

景天的整個後宮如同虛設,後宮隻有皇後一人,再無其他嬪妃。

前朝的朝臣,自然想將自己的女兒送入後宮,但是都被蕭淩夜狠狠的懲治了,從此再無人敢提。

整個九州大陸,都流傳著景天皇帝和皇後的一段曠世奇緣,相依相守。

“正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我已經等了許久。”

突然,蕭淩夜低下頭對上她的雙眸。

蕭淩夜眸中溫柔深邃,似要將她淹冇一般。

“父皇,母後!”

“父皇,母後!”

兩個小小的身影,向他們跑來,打破空氣中瀰漫的曖昧氣息。

“寒兒,安兒來了。”

林素然連忙坐起身來,暗罵自己冇出息,這張臉看了許多年,竟還是這般容易被勾了魂。

蕭淩夜勾起唇角,袖袍一揮,擋住了兩人,一吻輕輕落在了她的眉心。

這一瞬間,似乎天地在這片刻間都暫停了,兩人的眸中隻有彼此。

“當初,你說要我護你一生,如今恐怕一生不夠,下一世我也不想放手了。”

“我也不願意了,你跑不掉了蕭淩夜!”

林素然臉上帶著笑意,握緊蕭淩夜的手。

正所謂,一生一世一雙人,大抵就是如此。

此生得此良人,無所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