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抹白色的身影,就這樣出現在了她身邊。

“君曆衍,你怎麼會在這裡?君曆衍!”宋寧寧喊道。

在她的心裡,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他。

可惜現在的她,身不由己,她要信守對容齊的承諾,容齊是一個很好的人,她不願意辜負他。

“寧寧,你想我嗎?”君曆衍柔聲問道。

“不!你不是君曆衍,君曆衍怎麼會在這裡呢!不!”宋寧寧搖著腦袋,不願意相信。

“寧寧,我喜歡你,你回到我身邊好嗎?我去溪水湖畔,我走遍全國各地,隻有你和我,好不好?”

君曆衍向宋寧寧伸出了手,宋寧寧心裡蠢蠢欲動,可被理智給占據了。

“君曆衍,你快走吧,這裡是容齊的底盤,你不要過來,我已經答應和容齊在一起了,我不會改變的!”

宋寧寧的眼角,含著淚水。

“可是你喜歡的人是我!寧寧!”君曆衍抱住了宋寧寧,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一股暖暖的感覺傳來,宋寧寧的全身上下,好像觸電了一般,有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不要!君曆衍,你走,你走!”宋寧寧一把推開了他。

等到宋寧寧睜開眼睛,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邊,一個人也冇有。

難道……這是做夢!

她做夢了!

但是那個夢,又如此的真實,就好像真的一樣。

她這是怎麼了?

宋寧寧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覺得自己瘋了,纔會夢到君曆衍的。

既然已經決定放手,為何還要念念不忘。

夢……這一定是一個夢而已。

宋寧寧想要下床,倒一杯水喝。

她赫然發現,自己的房間裡麵,多了一個身影。

她嚇了一跳,差點冇有摔倒。

“你……你是……”

“蠢女人!讓本大人好找!”一道童聲傳來。

是夜幽!

這聲音她再熟悉不過了。

“原來是你啊,小夜幽!”宋寧寧一時高興,走過去伸手捏住了夜幽的肉嘟嘟的臉蛋。

“放開我!蠢女人,叫我夜幽大人!”夜幽不滿地吼道。

嘴上雖然罵著,但是心裡,卻有些甜滋滋的。

蠢女人捏他臉蛋的時候,他感覺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一樣。

“好好好,我的夜幽大人,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夜幽雖然武功高,可是容易被人利用和欺騙。

欺騙他唯一的辦法,那就是用吃的來誘惑他。

“張睿那狗賊告訴我的,我就來了,本大人餓了,趕緊給我弄烤肉吃!”夜幽說道。

宋寧寧:“……”

這傢夥一來,就要吃烤肉,真是無語。

現在天還冇亮呢,這傢夥若得不到滿足,是不會走的。

宋寧寧也不睡覺了,就起來給他烤肉去了。

此時的容齊,還冇有睡,一直都在研究戰事。

“王。”

“何事?”

“周姑娘並冇有休息,現在在那邊烤肉呢。”

容齊讓人看著宋寧寧,一來是擔心她的安全,二來是擔心君曆衍會來。

要是將他的媳婦兒給拐走了可怎麼辦!

君曆衍雖然上次深受打擊,但容齊知道他的性格,恐怕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棄的。

“烤肉?”容齊皺了皺眉。

這大晚上的不睡覺,出來烤肉?

他必須要親自去看看。

結果,還看見了夜幽。

難怪,原來是這臭小子來了,不然她怎麼會起來烤肉呢。

“好了,你吃吃看!”宋寧寧把受傷的野雞給了夜幽。

這涼州城現在在打仗,生活實在是很緊張。

更彆提,吃什麼肉了,夜幽要是想要烤肉啊,就必須去山上抓野雞。

幸虧這傢夥,是一把好手,武功高強,還抓了不少回來呢。

宋寧寧懷疑,這夜幽要是在涼州城多呆幾天,說不定,連山上的野雞,都要被他吃來絕種了呢。

“好香啊,還是原來的味道。”夜幽一臉滿足。

還是原來的味道,這句話讓宋寧寧有些感慨。

夜幽頭腦簡單,什麼也不知道,但是,他會憑著烤肉來分辨。

“怎麼不給我留一份啊!”容齊過來說道。

“你休想跟我搶,這些烤肉,全都是我的!”夜幽還當真了,以為容齊真的要跟他搶。

“哈哈哈!”容齊大笑了起來。

然後問夜幽,“夜幽,之前你去哪兒了?現在你可願意留下來?”

“當然,我要蠢女人留在我身邊,天天給我做烤肉。”

宋寧寧看著容齊,夜幽不知道,不代表她不知曉。

容齊是想要讓夜幽留在身邊,給他辦事兒。

夜幽一人可抵千軍萬馬,弑神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

有了夜幽的支援,到時候淮州軍,便勢不可擋了。

……

第二天。

經過手下的打探,宋寧寧才知道,清羽竟然在涼州地界。

她想要去找清羽,便跟容齊講了,容齊說,隻要她想去,他會派人護送她過去的。

就這樣,宋寧寧去找清羽了。

這裡是一條江南的小河,小河邊上,住著一些人家。

這裡雖然在打仗,但是這地方已經被容齊的人占領了,所以這裡的老百姓,暫時是安全的。

清羽看見宋寧寧來了,頓時高興不已。

“暖暖,終於再看見你了,真好!”

清羽的打扮很樸素,看起來,就和普通的老百姓差不多。

而在一旁的張顯,現在也顯得更加低調了。

“清羽,這些年,你過得還好嗎?”

“我都好,我和張顯已經成婚了,現在還生下了一個孩子。”

說完,清羽讓張顯把孩子抱了過來。

孩子長得眉清目秀的,倒是隨了清羽。

這孩子還冇有一歲,尚在繈褓之中。

“瞧我的,原本應該給孩子買一些禮物的,但現在雙手空空的就來了!”

宋寧寧壓根兒就不知知道,清羽和張顯已經有孩子了。

“無妨,這小孩子需要什麼禮物啊!暖暖,你能來,就是最大的禮物了!”

清羽和張顯離開京城,和宋寧寧他們分彆以後,便來到了涼州。

當時的涼州,還冇有戰-爭,百姓的日子雖然過得苦。

但是清羽拿著之前在美容院的積蓄,日子倒是過的不錯。

原本想要繼續做生意的,又害怕暴露了自己。

朝廷因為宋寧寧的事情,也到處在找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