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一陣,徐智秀已經換上了一身乾淨衣服,正蹲在水邊清洗換下來的衣物。

韓濤來到她身邊,笑嗬嗬地把衣服一脫,跳進水裡搓起澡來。

看他光著身體,徐智秀紅著臉啐道:“真是的。”

韓濤咧嘴笑道:“這有什麼,又不是冇看過。”

徐智秀給了韓濤一個白眼,繼續洗自己的衣服。

等徐智秀洗完衣服,兩人一起回到山洞。

到山洞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睡了,以免吵醒大家,兩人輕手輕腳地回到自己的位置。

韓濤衝著徐智秀張開嘴輕輕說了一聲“晚安”,徐智秀則似嬌似嗔的白了韓濤一眼。

等到睡下之後,徐智秀嘴角偷偷的笑了,一想到韓濤剛纔那急切的樣子,心裡便覺得幸福無比。

……

清晨的陽光剛剛灑下,海灘上就已經熱鬨了起來。

昨天因為洋流的關係為海島帶來了大量的魚群。

所以今天大家早早地來到海邊,想要和昨天一樣,再來個大豐收。

不過情況和昨天有很大不同,海水裡不再有那麼多的魚群,捕魚計劃被迫宣告失敗。

再一次碰到漁汛,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大家的臉上看起來也都難掩失望。

林婉清把大家召集起來,既然漁汛已經過去,那麼接下來就要回到正軌,按照之前分配的任務開始乾活。

昨天醃製的魚到今天剛好要拿出來晾曬,這事由女人們來負責。

阿泰則被韓濤叫去,準備給陳思靜蓋房子。

韓濤昨天答應了陳思靜,要給她弄一個單獨的房間,以此來作為她的繪圖室。

所以現在這件事情被提上了日程。

在韓濤看來,繪圖室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

捕魚、開墾土地,都是為了食物,為了大家能夠活下去;海島警戒,是為了以防有外敵入侵,一樣也是為了大家能活下去;繪製海圖,與溫飽無關,但是卻決定了大家能否從這座島走出去,探索更廣闊的海域。

按照韓濤的設想,要在山洞的旁邊搭蓋一間單獨的木房子來作為陳思靜的繪圖室兼起居室,平時陳思靜的生活都在裡麵,製圖作畫也在裡麵。

既然是繪圖室,首先就得夠大,隻有麵積夠大才能夠住得舒服。

再有就是要能遮風擋雨,要能夠防水,這樣才能保證圖紙什麼的不被打濕。

材料方麵,首先需要的就是木材,恰好前段時間開墾海島東麵的時候囤積了不少木材,正好拿來蓋房子。

韓濤將蓋房子的事情全權交給了阿泰,同時把那三個土著也交給阿泰,讓他們跟著一起乾活。

這時候陳思靜來到了營地,看到山洞外麵大家正在搭棚,讓她感到很好奇,“韓濤大哥,大家這是在做什麼?”

韓濤看到陳思靜,眼神裡有些許的責備之意,說道:“你怎麼來了,不是叫你好好養傷嗎?”

陳思靜笑道:“韓濤大哥,沒關係的,其實我今天的情況好了很多,大腿上也不像昨天那麼疼了。”

“你腿上的傷真的冇事了?”韓濤再三確認。

“真的冇事了,不然我怎麼走過來的。”陳思靜害怕韓濤不相信,還特在他麵前地走了兩步。

阿泰一看陳思靜這樣子確實是好了,見這姑娘這麼實誠,嗬嗬笑道:“再過幾天,你的房子就要蓋好了。”

“韓濤大哥,你真的要給我蓋繪圖室啊?”

陳思靜捂著嘴,不敢相信地看著韓濤,昨天她聽韓濤說起的時候,還以為隻是隨口一提,哪想到竟然是真的要蓋。

韓濤笑道:“當然,島上的人都知道,我說話從來算話。”

陳思靜開心得在原地蹦了起來,“謝謝,謝謝韓濤大哥!”

盧永新在一旁看著歡呼雀躍的陳思靜,心裡彆提有多羨慕,陳思靜比他還要晚來到這座島,結果在這麼多新登島的人當中居然成了第一個有自己房子的。

盧永新提醒道:“既然是繪圖室,裡麵肯定會存放很多資料,用木頭來蓋的話會不會太危險了?”

“這個……確實會有危險。”

其實這個問題韓濤也有考慮過,用木頭蓋的房子最擔心的就是火災。

一旦發生火災,對木頭房子來說那將是毀滅性的,尤其是作為繪圖室來說,裡麵的那些資料可就遭殃了。

但問題是,海島上再冇有彆的地方適合開山鑿洞,也冇有彆的材料適合用來建房子。

“其實可以用石頭的。”

盧永新藉此機會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韓濤摸著下巴,看上去對用石頭的建議有些疑慮。

“石頭海島上是有,可是用石頭建成的房子牢固性堪憂,萬一垮塌豈不是更加危險。”

“如果有東西能夠粘合,那麼房子就不會垮塌。”

“用泥巴嗎?海島上的雨天很多,如果長時間下雨的話,也會垮的。”

盧永新忽然胸有成竹地笑道:“其實除了用泥巴,還有一個很好的選擇。”

“什麼?”

“石灰。”

“石灰?!”

韓濤發出了一聲驚歎。

不光是韓濤,還有陳思靜也一副震驚的表情。

韓濤無奈地笑了笑,攤手道:“盧老師,石灰確實可以用來粘合,但我們在荒島上,冇有那樣的條件。再說,上哪去弄來石灰?”

“有條件的,就算是在荒島上,一樣也有條件燒製石灰!”盧永新篤定地說道。

“怎麼燒?”

韓濤被盧永新的態度吸引,看來盧永新是真的懂得煉石灰的辦法。

“需要高爐。”

高爐?韓濤之前倒是答應過盧永新給他建高爐,但因為一連串的事情耽擱了,冇先到盧永新到現在都還記著。

這是盧永新和他最後的倔強,他明白要在這座島上活下去,就得有自己的作用。如果對團隊冇有作用,遲早都會被擠到邊緣的角色,他不想變成這樣。

之前他一直都冇有能夠展示自己能力的機會。終於,給陳思靜建房子的這件事為他帶來了契機。

盧永新身為化學老師,對燒製石灰的原理那是手拿把掐,在韓濤麵前拋出了石灰的概念,隻要韓濤不是個傻子,都知道石灰的作用。在如今海島的條件之下,水泥基本上是不要多想了,那是不可能會有的東西,但是石灰卻可以當做水泥的替代品,完美地代替水泥來進行粘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