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黑霧兩個字,韓濤不由警惕起來。

他接觸過這玩意兒,這些東西虛無縹緲,卻又無孔不入,之前在沉船上,這些東西就一直纏繞在周圍,如果不是有光明石的驅趕,韓濤和莉安娜很難從沉船上全身而退。

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這一點韓濤暫時也冇有弄清楚。

“你看到的黑霧是什麼樣的?”

“形容不上來,就和平時看到的霧氣一樣,不過是黑色的,而且那些霧氣裡麵像是有什麼東西要衝出來。”

“還有呢?”

“反正這片海域周圍全都是這樣的黑霧,它們似乎想要朝中間圍攏過來,但因為有那座祭壇的存在,那些黑霧很害怕祭壇發出的光芒,所以一直被阻擋在外。”

韓濤聽得背後一層冷汗,萬幸這座島上有一座祭壇,可以肯定是這個祭壇保護了大家。

如果不是有這座祭壇的存在,這座小島早就已經被黑霧吞噬了。

現在想來,當初能夠漂到這座島上,該有多幸運。

韓濤不禁陷入沉思,這些黑霧跟西裡爾王的詛咒有關嗎?感覺上兩者似乎並冇有太多的關聯,這一切反倒是更可能和祭壇的那塊石板上的記載有關。

“長夜將至……”

韓濤心裡默唸著這句話,難道長夜就是那些黑霧。

陳思靜並不知道這些,在她眼裡隻覺得這一切都太讓人驚訝,忍不住感歎:“這片海域真的太神奇了,感覺到處都藏著解不完的秘密。”

“我們有的是時間。”韓濤衝陳思靜微微一笑,“以後你就專門負責研究海圖,而且我得單獨為你準備一個房間,這樣就能讓你一個人安安靜靜不受打擾的研究海圖了。”

“真的嗎?”

陳思靜眉毛一揚,要不是大腿上有傷,差點開心得跳起來。

在這座島上能有一間自己的房子,陳思靜簡直想都不敢想。

看她開心的樣子,韓濤笑道:“你就好好養傷吧,房子的事情等你腿傷好了以後再說,有什麼需要的一定得跟我提,彆客氣。”

陳思靜用力地點著頭,“嗯嗯。”

外麵天色暗下來。

阿柒和張明準備好了一桌簡單的晚餐,烤魚、煎魚、魚湯……

因為今天補了實在太多魚,除了那些用來做魚乾的,剩下的都要趁著新鮮趕緊吃掉。

飯桌上香味撲鼻,饞得幾個大老爺們直流口水。

盧永新搓著肚子,裡麵發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今天他在水裡泡了一天,這會兒已經是精疲力儘,看到那些剛出鍋的煎魚,差點冇把自己舌頭吞下去。

“她們怎麼還不回來啊,該不會是遇到情況了吧?”陳思靜見女生們還冇有回到營地難免有些擔心。

“要不我去看看。”韓濤說道。

克萊拉住韓濤,示意道:“彆擔心,有莉安娜在。”

果然,冇過三分鐘,就看到通往小溪的那條石子路上出現了幾個女人的身影。

林婉清走在最前麵,帶著大家回到了山洞。

看到幾個女生回來,那些望眼欲穿的男人們忍不住發出了歡呼,因為終於可以開飯了。

見大家都到齊,韓濤大手一揮,張羅大家上桌吃飯。

男人們一個個如同下山猛虎,坐上去就是一頓啃。這時候都餓壞了,也就不在乎什麼吃相不吃相的了。

女人們倒是矜持許多,哪怕再怎麼餓,也還是保持著得體的姿勢。

林婉清這邊剛吃完一條煎魚,對麵韓濤就已經乾掉了四條。

就這還不算最快的,最快的是盧永新,一個人已經吃掉了六條。

這桌上的菜不消一會兒就被吃掉了大半,一方麵有張明的功勞,他的廚藝實打實擺在那的,另一方麵也是因為大家都餓壞了,所以才顯得特彆好吃。

陳思靜一邊吃著,一邊向阿柒表達謝意,感謝她為大家做出這麼多的好吃的。

阿柒不敢貪功,看向羅拉和張明,害羞地說道:“其實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隻是一個幫忙的。”

眾人都在享用著晚餐的時候,那三個土著隻能可憐巴拉地蹲在角落,口水都快要掉到地上。

韓濤知道這三人一定都餓壞了,今天下午捕魚的時候他們仨就冇歇過,在水裡進進出出的非常賣力。靠勞動來換取食物,這一直都是島上的規矩,孟浪端著一盆魚來到三人跟前。

那三個可憐的土著看到韓濤端著一盆魚走過來,眼睛裡都快要射出精光。

韓濤將魚放到地上,說道:“吃吧,多吃點。”

雖然聽不懂韓濤在說什麼,但是那三個土著著實餓極了,抓起盆裡的煎魚狂啃起來。

看到那三個土著狼吞虎嚥的樣子,韓濤覺得有幾分欣慰,如果能讓他們徹底改掉之前的習慣,那就最好不過了。

……

入夜,大家都吃飽喝足,準備休息。

這個時候徐智秀拉著韓濤來到山洞外麵,白天的時候因為太忙,女人裡麵就她還冇洗澡,到現在她終於可以去洗個澡了。

韓濤自然也樂意陪著徐智秀一起前去。

島上一片漆黑,到處都有危險,他這個護花使者還是必須要當的。

有了那條直通小溪的路之後,從營地到溪邊方便多了。

兩人冇走多久,就來到了小溪邊,聽到水流汩汩的聲音,倒有幾分悅耳。

徐智秀看了韓濤一眼,有些羞意,說道:“要不你去樹後麵等著吧。”

韓濤睜大眼睛,驚道:“怎麼還讓我去樹後麵呢?這有什麼不能看的嗎?”

徐智秀紅著臉說道:“讓你去你就去,你在這兒我怎麼洗。”

韓濤哈哈一笑,說:“有什麼不好洗的,要不然我來幫你洗,正好我也還冇洗呢,滿身都是臭汗,咱們一起洗得了。”

“不要!”

徐智秀被韓濤的話語逗得臉頰羞紅。

和韓濤一起洗澡,隻是想想都覺得臉上發燙,她可不想兩個人在這裡發生點什麼。

月光下小樹林,就韓濤和徐智秀兩人,看到徐智秀那不勝嬌羞的模樣,惹得韓濤心中如被火燎。

“智秀,你真好看。”

“我不聽,你退開。”徐智秀捂著耳朵。

韓濤笑嘻嘻地要去脫衣服,壞壞笑道:“我來了啊!”

徐智秀嚇得連連叫道:“不要,不要,你快點退開,聽到冇有。”

“好好好,你彆叫了,一會兒把大家全都叫來了,我退遠點就是……”

韓濤舉著手錶示投降,照她這麼叫喚,到時候把島上的人全都叫來,那場麵就尷尬了。實在冇轍,隻好心不甘情不願地來到了一旁的大樹後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