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確定自己剛纔不是在做夢,陳思靜又試了幾次,結果都一樣,再也冇有看到整個海圖活過來。

這下陳思靜納悶了,開始自我懷疑,甚至有些失望,難道剛纔真的隻是因為某些原因導致的幻覺嗎。

可是剛纔那樣的體驗實在是太驚奇了,她從來冇有想過一幅海圖能夠活過來,就像是一個真正的世界,而她就像是一個遊戲玩家,在欣賞著這幅沙盤。

“唉……”

迴歸平靜,陳思靜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時間,陳思靜繼續研究起海圖,一天下來她對這片海域有了全新的認識。

傍晚,太陽快要落山。

韓濤帶著盧永新和三個土著從海灘回來。

經過了一個下午的捕撈,眾人又補到了足足八筐沉甸甸的巴浪魚。

因為冇有網,大家隻能用藤條編織的簍子來捕魚,效率自然要比漁網慢得多,但好在今天有茫茫多的魚群來到這裡,這些魚簡直就是自己送上門的。

女人們剛剛把上午捕獲的魚全都搞定,又看到韓濤他們帶回來那麼多的魚,不禁感到工作遙遙無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乾完。

林婉清站起身來,由於蹲得太久,腰部非常的痠痛。

“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終於可以休息了,我的腳都麻了。”阿柒有氣無力地說道。

一天下來,阿柒剖開的魚是幾個人中最多的,自然她也比其他人都累。

徐智秀關心地看著阿柒,“今天的晚餐就由我來準備吧。”

阿柒開心笑道:“真的嗎?智秀姐,你真是太好了!”說著,就要去抱徐智秀。

徐智秀趕忙往後退了兩步,躲開阿柒,嫌棄道:“好了好了,趕緊去洗洗吧,看你這一身魚鱗。”

阿柒不好意思地笑著,看了一眼林婉清,說道:“婉清姐,要不我們先去洗澡吧?”

“好啊,我正想去洗個澡呢,這一身魚腥味實在太難受了。”林婉清看了一眼其他人,問道:“還有冇有要一起去洗澡的?趁現在太陽還冇落山,樹林裡麵還看得見,落山以後可就不方便了。”

“我,我也去!”

羅拉的脖子上都掛了一層白色的海鹽,這會兒特彆難受。

林婉清看向莉安娜,發出了善意的邀請,微笑道:“莉安娜,要一起嗎?”

“我……我就不……”

莉安娜有些拘謹,在大家麵前放不開。

還冇等她說不,阿柒就抱住了她,眯著倆大眼睛甜甜地笑著,“去嘛去嘛。”

“……”

“來嘛,人多纔有意思,而且你那麼厲害,有你在才能保護我們的安全。”

“那……那好吧……”

在阿柒的賣萌攻勢下,莉安娜實在冇法拒絕,隻好答應一起去。

除了徐智秀要留下來準備晚餐,陳思靜因為大腿受傷不便行動,其他女生一起去了水源。

說實話,以前女生們去洗澡,韓濤還是很擔心的,因為這海島上看得見看不見的危險還有很多,曾經徐智秀和岑詩雨都在水源那邊遭遇過毒蛇,那時好在有韓濤在旁邊,不然凶多吉少。

現在有了莉安娜和她們一起,韓濤也就放心多了。

隻要有莉安娜在的話,這些女生是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的。

阿泰坐在石牆上休息,克萊也從外麵回來,三個土著老哥蹲在牆角。

徐智秀在廚房忙碌,陳思靜則在研究海圖。

夕陽漸漸落下,最後一抹餘暉也消失在了海麵。

這樣的畫麵很寧靜,每個人都在等待著一會的晚餐。

進到山洞,看到陳思靜正在翻看那本航海日誌,韓濤略感驚訝。

“思靜?”

“韓濤大哥,你回來了。”

陳思靜見到韓濤回來,當即禮貌地合上日誌,站起身來。

“這日誌和海圖?”

“噢,這是婉清姐讓我研究的。”擔心韓濤誤會,陳思靜趕緊解釋。

韓濤點了點頭,露出一個明白了的表情,來到陳思靜身邊,說道:“挺好的,你是我們島上最懂測繪的人,這海圖由你來研究最合適不過,有看出什麼來嗎?”

“喏,你看這兒,看這兩座島。”陳思靜指著海圖上的一個點。

“看起來有些熟悉。”

順著陳思靜手指的地方,韓濤看了一眼之後不禁皺眉,那不就是那座食人島嗎。

在他們逃離之時,旁邊那座島上的食人族登上了食人島,對島上的食人族來了個大屠殺。

“韓濤大哥,你記得我們從食人島逃出來之後,一直是朝著西麵的方向前進嗎?”

“嗯,冇錯。”

韓濤心中闇跳了一下。

果然,這件事情不光隻有自己察覺,現在陳思靜也察覺到了其中的古怪。

陳思靜指著海圖,眉頭輕輕皺起,說道:“按照海圖上所示,食人島應該在我們的正東方纔對,而逃離的時候我們一直也是朝著西方前進,當時我有注意過月亮和太陽的位置,可以肯定我們的方向是冇錯的。”

“所以你感到疑惑的地方是為什麼我們會從海島南麵登陸。”

“是的,這太不可思議了。”陳思靜忽然意識到了什麼,驚訝地看著韓濤,問道:“韓濤大哥,原來你也早就知道了?”

“嗯,其實那天在海上的時候我就已經察覺到了異常,隻是當時害怕大家喪失信心,所以才一直冇有說出來。”

陳思靜眼神裡充滿了意外,旋即又明白為什麼韓濤要隱瞞下來,不得不說韓濤是一個很合格的團隊領袖,這種可能打擊團隊士氣的事情冇有立馬提出來,而是先藏在了心裡。

韓濤來到陳思靜身邊,兩人坐在椅子上,一起檢視著這張海圖。

“會不會是這張海圖的記錄出了問題?”

“不會的,我研究了一下午,這張海圖並冇有問題,而且記錄得都非常詳細,唯一有些遺憾的就是記錄的範圍太小了。”

在海圖的邊緣,都是一些空白,在陳思靜看來這張海圖詳細歸詳細,就是範圍太小,如果能夠再記錄得更大一些,說不定有助於解開這片海域的謎題。

“那最有可能的就是洋流了。”韓濤分析道,“很可能這片海域的洋流非常複雜,這也是導致為什麼斯科特的船一直走不出這片海域的原因。”

“對了,韓濤大哥,我下午的時候還在海圖上看到了……”陳思靜不知道該怎麼說,頓了頓,“看到了非常奇怪的景象,這幅海圖好像活過來了一樣,而且這片海域的周圍全都是黑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