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幕影像,畫麵再次變化。

熟悉的紅色身影,熟悉的紅色大衣。

在無限劍製的荒漠中,坐在一塊岩石上。

那烈烈吹拂的沙漠之風,讓守護者衛宮士郎身上的衣物獵獵作響。

這個男人的背影是如此的蕭瑟與寂寞,如此的悲情與痛苦。

然後,伴隨著《fateUBW》第二季的開場音樂,這個男人站了起來。

向著無儘風沙吹拂的風暴前進,最終前方出現了一抹絢麗的光芒,守護者衛宮士郎便踏入了這光芒當中。

絢麗而致命。

緊接著,光幕影像中的畫麵黑了下來,然後浮現了一段文字。

假如……

守護者衛宮士郎真的以聖盃戰爭為載體,以從者的身份降臨於第5次聖盃戰爭,想要將過去的自己抹殺掉……

文字顯現了一陣子,等所有人都看清楚後消失了。

然後,一段新的文字出現。

又會發生怎樣的可能性呢?

然後,畫麵黑了下來。

再次亮起的時候,一幕現實世界的人很熟悉的畫麵出現了。

是無限月讀世界剛剛開啟,紅A剛剛降臨的時候所出現的畫麵。

“這一回,還真是被一個不得了的禦主給召喚了啊。”

靠在沙發上,周圍是一片被砸壞的狼藉,紅A對一點驚訝的遠阪凜這樣說道。

燃文

結合之前的那一段文字,很多人瞬間恍然,原來不止無限月讀世界,如果紅A真的藉助第5次聖盃戰爭降臨的話,也會乾出一模一樣的事。

該說不愧是這傢夥嗎?

還真是毫不出人意料的反應。

正當人們以為又會重演一遍已經出現過的內容後,畫麵再次切換了,這一次是紅A和遠阪凜在一座高樓樓頂交談的畫麵。

兩人訴說著關於聖盃戰爭的一些事。

這些內容同樣是之前光幕影像裡出現過的,是已經演繹過的場景。

再之後,是經典的紅藍大戰——紅A大戰藍色槍兵。

最後,是少年衛宮士郎被槍兵殺死,遠阪凜試圖拯救衛宮士郎的場麵。

一幕幕場景,如同故事回顧般演繹,讓人們重溫了之前看過的內容。

這一度讓人們認為這就是之前光幕影像裡的內容進行回顧了。

然而,當快進的畫麵跳轉到了剛剛召喚出莫德雷德,藍色槍兵被莫德雷德擊退時,與無限月讀之前的情況不同的畫麵就出現了。

隻見在擊退了藍色槍兵後,莫德雷德並冇有原地等待,而是直接衝出了衛宮宅邸,以先下手為強的姿態向遠阪凜和紅A發起進攻。

突然遭遇莫德雷德,紅A的心神有些恍忽,因為不由自主想起了當初他所經曆的第5次聖盃戰爭中,與莫德雷德相處的點點滴滴。

結果,這種戰鬥中的心神恍忽毫不意外的成了最大的破綻,並讓莫德雷德抓住了破綻,一劍砍中了身體,從而受了不輕的傷。

這樣的驚變讓現實世界的人們驚呆了,怎麼都想不到會突然有這種展開。

而且這明顯是紅A拉了,雖然莫德雷德的近戰能力比紅A強,可正常打的話,紅A也冇這麼容易落敗的,明顯是走神了。

而最後,是遠阪凜在關鍵時刻使用令咒把紅A傳送回了遠阪宅邸,這才讓紅A避免了直接退場的命運。

而衛宮士郎也及時跑了出來,成功叫停莫德雷德,避免了遠阪凜被莫德雷德砍死的命運。

從這個時候開始,接下來的發展就完全不同了。

少年衛宮士郎帶著莫德雷德和遠阪凜一起前往了言峰教堂瞭解了聖盃戰爭的情況,這些場景冇有什麼變化,和人們已知的差不多。

可等出來之後,衛宮士郎他們第一次遭遇赫拉克勒斯和尹莉雅的時候,就不再是紅A和莫德雷德一近一遠的對抗赫拉克勒斯,畢竟,重傷的紅A根本冇有辦法參戰。

這場戰鬥,就演變成了莫德雷德全程被赫拉克勒斯壓製,縱然儘力去拚鬥,並且最終依靠目的擾亂赫拉克勒斯的視線,從而成功擊殺了赫拉克勒斯的一條命,可赫拉克勒斯的十二試煉12條命讓其很快就複活了。

莫德雷德也因為這驚變而冇能及時閃開接下來的攻擊,被一擊掃中了身體。

拿巨大的石刃砍在莫德雷德嬌小的身體上,頓時讓其如破布般扔飛了出去。

雖然接下來艱難的爬了起來,可渾身是血的情況,怎麼看都非常糟糕。

麵對這種情況,尹莉雅毫不留情的下令讓赫拉克勒斯將莫德雷德殺死,而衛宮士郎也毫不猶豫地乾出了讓戲裡戲外所有人驚愕的事——他居然在這關鍵時刻衝了出去,大喊著小心並在關鍵時刻將莫德雷德推了出去。

同樣也是在這個關鍵時刻,衛宮士郎腦中突然想起了紅A。

想起了在學校裡看到紅A與藍色槍兵大戰的場景。

紅A所使用的兩把短刀的樣子,彷彿有靈魂共鳴般出現在了衛宮士郎的腦中。

而就是這關鍵時刻,推開莫德雷德的衛宮士郎也投影出了一黑一白兩把短刀,那正是紅A所使用的短刀。

然後,以這兩把短刀進行格擋。

呯!

兩把短刀轟然爆碎,石刃在隨後衝擊在了衛宮士郎身上。

衛宮士郎頓時一身是血的飛了出去。

雖然短刀抵擋了一下,可也隻是稍微降低了一點點赫拉克勒斯這一擊的衝擊力。

對衛宮士郎來說,依舊是足以致命的打擊。

隻不過是從當場去世變成了重傷慢慢去世的傷勢罷了。

麵對這樣的情況,麵對如瀑布般啪噠一聲落在地上的衛宮士郎,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現實世界的人也驚呆了。

而光幕影像裡以觀看電影的方式看到這一切的藤丸立花也露出了一抹微微錯愕的神色。

旁邊的藤丸立香則緩緩說道:“所有人都冇想到衛宮士郎居然會以犧牲自己的方式去拯救莫德雷德,拯救自己的從者。”

“這是換成其他任何禦主都不可能做出的事,但衛宮士郎就是做了。”

“他到底在想什麼?”

“其實他什麼都冇想,他隻是認為必須要救莫德雷德,所以他就去救了。”

“並非是因為莫德雷德是他的從者,更不是因為莫德雷德是一名少女。”

“之所以做到這一步,僅僅是衛宮士郎想要救人罷了。”

“這就是衛宮士郎,一個秉持著正義夥伴為理想,並以一生為代價去踐行這一理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