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訂單的也不隻是仲遠海能,這家公司作為行業龍頭保持這55%以上的市場份額,但其它油運公司也都收到了大量的訂單。

突然接到的大規模新單,也讓其業績直接走出逆週期的強勢反彈,這股也走出了年內新高,從2月28日的的低點到現在,累計漲幅已經超過了 37%,顯然是有大資金提前知道內幕訊息了。

不過現在的資本市場,除了內幕資金,大多數完全冇有反應過來,這些海運公司的業績即將迎來大反轉,作為集運巨頭的仲遠海控,其股價還在連續創新低中,海控今年一季度的業績比海能更加拉胯。

此次增儲目標是要達到至少180天的淨進口量規模,以每天的進口量280萬桶為目標,也就是說半年時間要新增戰略石油儲備超過5億桶,一旦完成這個目標將會創造空前的進口記錄,很有可能今年總的進口量將達到10億噸,要知道去年全年進口量也不過是5億噸左右。

有關方麵正在加快推出國家戰略石油儲備基地多期建設工程,既增加儲備空間,又通過基礎設施建設提振經濟增長。

新增5億桶以上的戰略石油儲備量,那肯定需要建設龐大的油儲基地,肯定得大興基建工程,對拉動經濟增長也是有好處的。

這麼大一個國家,經濟增長不是說可以適當降一降那麼簡單,適當降一降增長點就意味著有很多人失業,部分經濟學家是屬於站著說話不腰疼,畢竟他們不會失業,他們冇有還月供的壓力。

眼下油價暴跌,不隻是北美頁岩油氣公司命懸一線,還有這邊兔子在大規模的開始買入便宜的石油,大統領能坐得住纔怪。

而對於天盛資本,光是在石油這一塊要完成超過5億噸石油的進口淨量的目標也並不容易,因為原油市場的期貨交易和現貨交易是大不相同,諸如配額的問題等,這裡麵的水也是深著的。

……

4月3日週五。

天盛資本總部,董事會。

今天下午三點左右,陸鳴召集另外十一名董事就公司“買全球,全球買”的戰略開會討論,這場董事會的議題重點就是大宗商品裡麵最為重要的原油商品。

“……什麼?與委呐銳拉簽下十年合同訂單,還是按每桶45美元的價格?”與會的機構派駐董事薛中明震驚的道,在場其它董事們聽到陸鳴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也都無比震驚。

現在的原油價格可是一度跌到了每桶20美元以下的價格,不嚴謹的說近乎溢價市場一倍的價格,委呐銳拉的石油儲量雖然說是世界第一,但大部分都是重質原油,開采成本高。

“這不是拍腦門的決定,而是不可或缺的戰略性的一步棋,更是和老美掰手腕迫使其妥協讓步的重要籌碼之一。”陸鳴沉聲說道,與會的一眾董事們聽到他的口氣,也明白這次會議,他意已決。

陸鳴環視眾人有條不紊的說道:“今時今日大勢已變,也該把成品油的定價權要回來了,再退一步講,也要拿這個事兒跟老美討價還價,這是我方與之談判時的一個極為重要核心籌碼。”

眾人一聽到他說要把成品油定價權拿回來這句話,無不大受震動。

與會的幾位董事麵麵相覷,心中在猜測這是陸鳴的意思?

還是上麵的意思?

這可不是小事!

目前國內的成品油定價機製,源自於零八年的開始推行執行的成品油定價機製。

其主要內容是:將現行成品油零售基準價格允許上下浮動的定價機製改為施行最高零售價格,並適當縮小流通環節差價,而最高零售價格是以出廠價格為基準,加上流通環節差價來確定,從而形成內地成品油價格與國際市場原油價格間接接軌的定價機製。

換句話說就是,國內的油價和世界油價建立了這麼一個聯動機製。

後來又做了一點調整,也就是油價低於多少的時候可以不按這個來,高於多少的時候可以不按這個來,基本上就是這麼一個狀態。

陸鳴看向眾人說道:“我們本來是超級大客戶,按道理講是可以簽長期合約,走批發價,結果成了零售價。目前的這個定價機製,我們太吃虧了。當時我們的國力不夠以及部分其它的因素才促成了這個定價機製也能理解,主要還是國力不夠,可現在不一樣了,今時不同往日。”

“這個成品油與國際聯動的機製,好多人都覺得挺公平的,你看國際油價漲了我們跟著漲,國際油價跌了我們就跌,但實際上呢?等於是你拿作為世界最大的石油消費市場、最大的石油進口市場的石油消費終端價格給了歐美的虛擬交易、期貨市場交易做了價格背書。”

“也就是說,這麼多年來,西方通過他們的虛擬交易、期貨交易,他們用期貨市場的價格槓桿就可以從實際上調節你內地的石油價格,這其實是一個很嚴重的事兒,也就這幾年天盛的崛起在虛擬交易上找補了一些回來,還得做得提心吊膽,跟他們玩貓鼠遊戲,但和過去吃了這麼多年的虧相比,咱找補回來的那些鋼鏰兒不過九牛一毛。”

坐在會議首席的陸鳴停頓了片刻,環視高華、薛中明等一眾董事接著說道:“現在整個的國際石油期貨市場是被老美控製的,是美元的石油期貨,毆洲那邊搞了個布倫特也是美元報價,也是美元的石油期貨。”

“給這些石油期貨直接綁定你內地的石油消費的終端價格,就算終端價格是按人民幣計價,但是調整還是跟著他走的,就等同於間接給了人家的美元背書了嘛,人家當然高興,但話說回來,於當下恰恰就是我們與老美談判的一大關鍵核心籌碼。”

眾人不禁點了點頭,這不難理解,在談判桌上隻需要提一嘴:你敢對我憑本事割的那筆錢動手腳,那我就把成品油的定價權收回來。

阿美莉卡一聽這話不說嚇尿,也得坐臥不安,至少得權衡其中的利弊得失,要開始算這筆賬了。

“為什麼要加大與委呐銳拉的石油貿易份額?要簽十年的長單合同?買的是重質原油還得溢價到45美元的價格?”陸鳴看向眾人反問。

溢價45美元現在看是當大冤種,但兩年之後的油價高啟一度飆升到139美元的高度,再回過頭來看直接簽了個長約把價格錨在了45美元是真不貴。

自己用,能夠衝抵一部分油價的劇烈波動,有利於穩經濟,油價這種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對經濟的穩定發展是有著巨大影響的。

拿去賣,轉手就能賣出翻倍的利潤。

這就是批發價格和零售價格的區彆。

……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