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鐵獸訓練秘境。

時宇依然靜靜的站在場地上。

小十一冇有被收回去,而是逐漸縮小.爬回了時宇的肩膀。剛纔的食鐵獸,顯然不能滿足它。

它不缺強大的對手,蟲蟲,赤瞳它們,都很強,隻不過,和同族打,更有樂趣。它要做最強食鐵獸!

現代的食鐵獸,都太弱了,但是古代這邊,有很多十一能夠挑戰的目標。因此十一的目光,又看向了虛空上。

時宇他們從進來開始,就感知到了這個遺蹟秘境還有一尊圖騰。而現在,十一已經差不多可以確定,那圖騰,就是食鐵獸!剛纔空間被微微打碎時,對方的氣息,流露出了更多。"嚶~~"十一朝著天空嚶了一吉。

時宇摸了摸它的頭,笑著看向了姬夢竹、姬奈母女。"我可以等武帝陛下。""對了,剛纔就一直很好奇。"

"這個秘境內,應該棲息著一尊圖騰對吧。"時宇道∶"而且,也是食鐵獸。"

異空間中,食鐵獸老祖宗一愣,感知到了自己了嗎。"恩?"姬夢竹和姬奈,也是一愣,冇想到時宇會忽然提及這個。.就在此時,還不等她們回答,虛空被撕裂。

一隻拿著綠金色竹子,一邊啃一邊力走的兩米高大熊貓,吊兒郎當的走來。它保持著普通食鐵獸的形態,應該是處於內斂狀態。

食鐵獸一族算幸運的了,自帶內斂技能,根本不用等到了圖騰級再重新開發。"老祖宗。"見到這隻吊兒郎當的大熊貓,姬夢竹叫了一聲。"嗷。"大熊貓一邊迴應,一邊看向了時宇。

"你能感知到我的存在?"食鐵獸老祖宗眯著眼睛,也看向了時宇肩膀的十一。"是有著特殊的禦獸天賦嗎。"果然不簡單啊。

它作為這個遺蹟的部分權限者,在這個遺蹟內,就如同神。

這種情況下,時宇他們,竟然可以發覺自己的存在,而且,還判斷出了種族。"算是吧。"

"我的本職,其實是一個考古者,有聆聽曆史天賦,經常探索遺蹟秘境,對於遺蹟秘境空間的情況,隻是看一眼,就能清楚個大概。"時宇一笑。

其實,還是多虧了三個神級資源,以及身體掌控天賦,再加上凜它們的反饋,讓時宇的感知能力,堪比圖騰級。"考古者??"食鐵獸老祖宗一愣。"盜墓的?"什麼盜墓的!旁邊,姬夢竹無言。

不過.聆聽曆史…那個心靈感應天賦的特殊分支天賦?姬夢竹無法理解的看著時宇。

作為東煌數一數二的二代,自然對這個天賦有些瞭解,她冇想到,擊敗自己的人,竟然是心靈感應天賦,非戰鬥類天賦…….時宇笑∶"有一些細微的差彆的...""話說,您應該不是武帝的契約戰獸吧。"

"我聽說武帝陛下的食鐵獸已經跨入圖騰級,還以為在此處,不過看來,並不像.…"時宇道。姬夢竹剛纔的稱呼,他聽到了。食鐵獸老祖宗。原來如此。

應該是食鐵獸部族的守護神吧。

在未來姬夢竹的描述中,這個守護神,在武帝王朝初期就戰死在一場隕族入侵戰鬥了,所以存在感不是很高。看來這個時間段,對方還活著。

等下,他怎麼記得,食鐵獸老祖宗戰死的時期,就是今年呢。

"老祖宗不是武帝陛下的契約對象,它是食鐵獸軍團、東煌王朝的守護神。"姬夢竹道。

"哼,武帝那小子。"食鐵獸老祖宗心中罵罵咧咧。當初武帝跨入傳說級,缺個第九寵獸,相中了食鐵獸。本來它作為圖騰級,毛遂自薦來著,想著自己雖然貴為圖騰,但跟隨一個傳說級禦獸師不虧。然而,武帝看不上它!嫌它老!終究是錯付了。一提到武帝,它就來氣,哎,是老了……冇潛力了."明白了。"時宇點了點頭。

"哎。"食鐵獸老祖宗,依然死死著時宇和十一。

"剛纔的戰鬥,我看到了,你們很強啊,竟然那麼輕鬆的就暴打了這丫頭。"食鐵獸老祖宗道。姬夢竹∶?

"嚶!!(老祖宗,要不要也切磋一場!!)"十一跟食鐵獸老祖宗打招呼。雖然不是武帝的食鐵獸,但是好像也是食鐵獸一族的超級強者…

雖然內斂狀態看起來就是個普通圖騰級,但以食鐵獸一族強大的配招來看……爆發出頂級圖騰戰力,也並非不可能?食鐵獸老祖宗∶?

它看著躍躍欲試的十一,一陣沉默。打個屁!一把年紀了它纔不想浪費體力進行這種多餘的戰鬥。

相比元素類、死靈類、龍族生命,食鐵獸哪怕到了圖騰級,壽命也不怎麼高。

再加上很多技能都損傷身體,所以食鐵獸老祖宗在圖騰之戰後,就立刻步入了養老生活。不是每一個食鐵獸都有參寶寶做廚參、醫參。

顯然,以剛纔十一表現出來的實力來看,食鐵獸老祖宗感覺自己,正常情況下並非是對手。"這個空間承受不住我的力量,免了吧。"食鐵獸老祖宗道。

"我現在很好奇,你這個小傢夥,實力強的離譜,天賦潛力,還在我之上,而且,走的似平也是我們一族的進化路線。"它道∶"你們是怎麼知道的進化方法??"

"而且,它身上剛纔的氣息,是魔神氣息對吧。"

"我都差點以為你們是族的間諜了,不過想來靠隕狂,應該培養不出你這樣的禦獸師,也忍不住吃掉你的誘惑。它問出了最關鍵,也是姬夢竹之前想問的問題。

時宇微微一笑,道∶"我說了,我是一名考古者啊,這個小傢夥的進化方法,進化材料,全都是從遺蹟裡考古出來的。""它也的確,吃過隕纖碎片。"

"至於隕族的間諜.…那就更不可能了,哪有間諜來自投羅網故意暴露的。"全部是考古考出來的!

姬夢竹、姬奈等人想來也是,不過,她們看向了十一,它的本體,竟然真的是魔神食鐵獸?目前,魔神食鐵獸,也隻有姬夢竹父親有。隕犴碎片來源於武帝和隕犴的第一場戰鬥。獲得隕犴碎片後,姬夢竹的父親首個進行實驗,成功進化。

可惜,然後就冇有更多隕犴碎片了,包括武帝的食鐵獸在內,東煌的其他食鐵獸,還都冇完成魔神進化。時宇的.章然已經完成了?

"考古,什麼玩意。"食鐵獸老祖宗一臉凝重,它看向了姬夢竹和姬奈。盜墓的,這麼強?

姬奈道∶"冇想到時宇閣下是聆聽曆史天賦……老祖宗,這個禦獸天賦,有概率將塵封的遺蹟秘境喚醒,窺看到遠古的隱秘。""當初軍隊中的'諸葛言'就是這個天賦,您還記得他嗎。"

"食鐵獸進化起源原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分支複雜,流傳到各地也並非不可能,三乾年前,限纖也是東方各族聯盟一起擊敗的,所以時宇獲得流落在外的隕犴碎片的確有可能。"

食鐵獸老祖宗道∶"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咱們正探索遺蹟,他非說聽到了什麼聲音,結果遺蹟一下子塌了,還跑出來一尊被封印的霸主凶獸,是不是那個?!!?"

時宇一笑,道∶"是的,聆聽曆史天賦,的確可以聽到一些曆史之聲,引起遺蹟變動,所以他們又被稱為遺蹟破壞者。"食鐵獸老祖宗撇嘴,道∶"怪天賦,等下你們把他帶出去住啊,彆把他放在這裡,彆把我的秘境弄壞了。"

時宇道∶"放心,這個秘境剛剛創立不久,還未蘊含強烈的時光痕跡,不足以稱之為遺蹟,不會和我的天賦產生共鳴的…"時宇話音剛落。轟隆!!!遺蹟震盪。大大/小v小的空間裂痕,出現在了遺協上。

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表情猛然一變,看向了時宇。你說啥?時宇∶?十一∶嚶嬰嚶?

"是外界出事了。"時宇也表情猛然一變。發生了什麼。

"有入侵者。"食鐵獸老祖宗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吼!!!"它怒火燃燒。迅速打開了遺蹟,並把遺蹟內部的生命全部傳送了出去。對方,可能在操控附近的空間,不然,不會引起遺蹟變動的。外界。風雲變幻。

整個武陵城的天空,已經陰雲一片。

一條長達千米的漆黑神龍,盤旋在天際,金色的眼眸,注視著整個武陵城。"吼——"它的龍吟下,一處處空間,迅速被封鎖。

整個武陵城,頃刻都彷彿被封鎖在一個龐大的空間領域之中,空間變幻,虛空動震。

此時此刻,恐怖的魔神龍威傳出,武陵城大部分禦獸師,都察覺到了變故,震駭的看著天空中的暗係神龍。

弱者身軀被壓的匍匐下來,渾身顫抖,恐懼至極。同在一地的食鐵獸老祖宗、時宇、姬夢竹母女他們,出來後,也是一臉嚴肅的看著天空中的怪物。

"族十三大將中,最強的圖騰。聖空神龍."姬奈表情震驚的開門.

"它來做什麼,隕族這是想直接開戰嗎。"黑空神龍,是隕犴改造出來的最強圖騰。

雖然前身隻是霸主級,但因為被改造後,身具空間、龍、暗三係,且又得到隕纖的資源扶持,所以跨入圖騰後,戰力足以稱頂級圖騰。

看到它後,無論是食鐵獸老祖宗還是姬夢竹母女,都是麵色一變,感覺到了生死危機。是真貨。"

"不好了,對方來者不善。"

"姬夢竹、姬奈,老祖宗我會找機會打破空間你們儘可能逃出去,我來對付對方。"

感受到黑空神龍恐怖的壓迫感,以及注意到了周圍空間被封鎖,食鐵獸老祖宗目光凝重對著姬夢竹和姬奈道。"老祖宗.…."姬夢竹她們表情一變,顯然也察覺到了食鐵獸老祖宗語氣的變化。

"放心,彆忘了,我有武帝賜予的神晶,幸運的話,說不定可以錘爛它!"食鐵獸老祖宗道。它感覺,正常戰鬥,自己絕對不會是這個黑空神龍的對手.

不過,它是靠著出神入化級內斂鋒芒跨入的圖騰級。作為開國重要功勳,它的體力之源內,儲存著武帝賜予的神級資源。靠著這個,它可以燃燒生命,爆發出最強鋒節,壓製敵人。你想犧牲自己?"

時宇表情也微微變化,他聽說過武陵城有一次被隕族入侵的事件,這次事件中,就是食鐵獸老祖宗犧件了自己,重創了黑空神龍,才讓武陵城避免了滅城之災的,冇想到,這麼巧被自己趕上了。

"不要做傻事。"

時宇也開□道。"吼,!!!!!"

此時此刻吸收著滿城瀰漫的恐懼情緒,黑空神龍心神舒暢。並未急著進攻。

它降臨後,威懾直接籠罩全城,讓所有生物都戰栗無比,恐懼的情緒直接流出。

人類的恐懼情緒.是廣很好的變強資源,如今空間封鎖下,無人可以逃脫,作為空間係,也無人可以留下廣,它要好好和這群羊羔遊戲一番,不然,它這次主動請纓,就冇有了意義。

當初,就是東煌把它驅逐出家鄉,現在,終於可以報仇了。

"吾乃隕族之王麾下大將,黑空神龍,此次前來,覆滅此城!!"黑空神龍大笑道,目光暴虐。轟!!

滿城的禦獸師,普通人,驚恐的看著天空的黑空神龍,不同於現代,在這個戰亂L剛網結束幾年的時代,人們還根本冇從圖騰之戰的陰影中走出。

此刻,見到恐怖無比的黑空神龍直接帶著滅城的信念降臨,武陵城內,禦獸師無論等級,此刻的情緒,都極為不穩定。圖,圖騰級!"

"武帝陛下,救命!!!!!"武帝陛下,你在哪!"

這一刻,立刻有普通人嚎啕大哭,無助大喊起武帝,希望武帝來快點解決這個傢夥。聽到這些細微的聲音,黑空神龍笑的更開心了,再次用語言刺激起這些人的恐懼情感。"叫吧.叫吧,你們的武帝.如今根本不在東煌。"你們會死,他也會死。"

"這個城市,已經被我封鎖,不要試圖逃跑,不要試圖聯絡外界,冇用的,等待你們的,隻有死路一條。"

"話說回來,這座城市,冇有傳奇禦獸師嗎,冇有守護神嗎,如果冇有人出來阻止我,我可就要大開殺戒了。"黑空神龍哈哈大笑,等待著這座城池的最強者出現。

打算通過率先擊殺他,來更大程度的激發此處萬千生靈的恐懼情緒。經此一役,它將徹底穩固頂級圖騰戰力!

"怎麼辦。"此時此刻,作為武陵城內,僅有的兩位傳奇禦獸師,姬奈和姬夢竹,已經火急火燎。她們就是這座城市的最強者了!

其他人不理解這個黑空神龍有多強,但是她們一清二楚。就算是全城一起上,也不會是這個黑空神龍的對手。

"吼一———"食鐵獸老祖宗低吼,目光中有火焰燃燒,抬頭看向了黑空神龍。它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隻有自己,才能解決這個傢夥。隻不過。

"小子,你真不是敵人嗎。"食鐵獸老祖宗冇急著進入戰鬥狀態,而是擔心起姬夢竹和姬奈,剛纔它是很相信時宇的,但是現在,隨著黑空神龍出現,它頓時又不相信時宇了。

懷疑他跟黑空神龍裡應外合。

隕開碎片,除了有可能是考古獲得,也有可能是隕纖賜予。

它現在很怕自己一進入戰鬥狀態和黑空神龍對峙,姬夢竹和姬奈會先遭遇不測。在它眼中,姬夢竹和姬奈兩人,可比整個武陵城以及這裡的全部生命重要多了。它的優先保護目標,是這兩人。

此時,姬夢竹她們的目光,猛然又落回時宇身上,謹慎的退後了一步。顯然,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時宇、十一∶????

"我怎麼可能是.….."時宇嘴角抽搐道∶"你們見過這麼帥的間諜嗎。""算了懶得跟你們解釋,也冇時間了。"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現在情況的確有些危險,這個傢夥,交給我解決吧。"時宇看著天空,道。"嚶嬰嚶!!!(我來揍它。)"十一請戰。

"不,它是空間係,變化有些詭異,你的技能不太穩定,命中後,會造成巨大的餘波,這裡是城市。"時宇拒絕道。嬰1嬰嬰。"十一哭。

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你們在說啥!!他們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下一刻。

她們隻見,時宇周身,開始變得模糊熾熱起來,有紅色的火絲慢慢迸發、縈繞在他周身.

隨即,他的頭髮,在火光的照耀下,很快,變成了亮紅色,眼睛更是變成了神秘的赤瞳灼眼,皮膚也在火焰靈氣的照耀下,變得更加白皙!

合體天賦?不,死靈附體!

很快,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三人,意識到了時宇身上的變化。

同時,更讓她們吃驚的,是時宇身上的氣息,忽然變得無與倫比的強大,堪比圖騰."不用擔心,這種級彆的,隻能淪為誅仙劍陣的養分。""記得舉報隕族送人頭。"

紅髮赤瞳的時宇,緩緩抬起手臂,手掌對準向天空中的黑空神龍。

"嗯??"此刻隨著時宇的氣息爆發,裡空神龍猛然看了過來,立刻發現了此的圖騰級食鐵獸,更發現了神秘的時宇.它剛要露出笑容,慶祝自己找到了這座城池的最強者,但是猛然間,它忽然感覺到了哪裡不對勁。滿城之人,隨著一道道驚天的創吟,也發現了哪裡不對勁,震驚的看著天空。

不知何時起,天空中,忽然懸掛了四柄巨大的劍之虛影,每一柄都長達千米,看起來都要比黑空神龍龐大。

其中一把,劍身銀白,蘊含紫光,折射著空間的奧妙,其中一把,劍身彎曲通紅,紅光縈繞整個劍軀,其中一把,劍身黑暗與藍綠死氣交織,蘊含寂滅死亡波動,其中一把,銳金劍光刺破天穹,耀眼無比。

四劍懸掛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直接將黑空神龍困在了中心。

"什麼東西。"黑空神龍目光一震,忽然,瞳孔一縮,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它的資料中.可冇記載東煌有這種東西。

"結束你生命的技能。"一道聲音響起,黑空神龍一驚,順著聲音看去,隻見眼前,不知道何時起,出現了一個穿著銀色戰甲,麵容美麗,清秀絕倫,有著一頭披肩的紅色秀髮和紅色的瞳孔的女子。

"吼!!!"黑空神龍憤怒大吼

上方,驚人的變故,無與倫比的四把震槭撼仙創,也讓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看向了氣質完全變化的時宇,一臉的震涼。"這是什麼。"

此刻,時宇和赤瞳,其實已經萬劍歸一,完成了合體,同時,心靈同調,也處於最佳的狀態。"你們可以理解為.是武帝一直追求的最終奧義。"神技雛形。"

體內精神、靈魂力量浩蕩,時宇氣息節節攀升,彷彿永無止境,眼中有驚人的鋒芒迸射。嗡!!I

這一刻,彷彿是天地發生了震盪,出現深邃無比的規則之音,天地內的空間之力和自然之力,全部被壓製。空氣嗡嗡震盪,虛空被刺破,規則之音宛如創吟,如同一把絕世神劍將要出鞘,屠戮天下。

"吼!!!!!!"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下一刻,一道道極度可怕的混合劍意從四把仙劍上破空而出,把空間都給貫穿了,黑空神龍愣神的功夫,長達千米的神龍身軀,伴隨光芒,瞬間出現了數以萬計淒慘的劍痕。

龐大的生命波動,從劍痕中流逝,讓黑空神龍驚恐萬分。

竟感覺一瞬間,自己就失去了百年生命。剛纔爆發的憤怒,瞬間被壓製。

"吼!!!"驚人的痛意和損耗,讓黑空神龍瞳孔流露震駭的表情,大驚失色,發出響徹天地的哀嚎。"神技!!!"

"你是誰。"它痛苦的大喊,驚恐的看著眼前眼神清冷的劍姬。眼神中充滿恐懼具。到底怎麼回事。

這不是隕纖陛下擁有的至高神力嗎,為什麼...它是誰,這個死靈是誰!!!"饒了我---"

此刻,被誅仙劍陣困住,剛纔還威風凜稟,想要滅城的黑空神龍,一瞬間被嚇破了膽,讓城也內無數人呆滯,可是,這才隻是剛剛開始。

"吼!!!"一邊喊著饒命,黑空神龍一邊強行進入空隱狀態,想要遁去虛空,逃離劍意領域。

它周圍空間精妙變化,無數異空間摺疊,化為暗影。然而,這些隻是無用功。

誅仙劍陣,技能鎖定後必中,以赤瞳如今和時宇附體後的實力,即使是半神來了,也得硬吃,劍陣非四尊半神不可破!轟!!!

麵對使用空間係招式逃跑的黑空神龍,

四把劍之投影懸掛天穹,如雷音震動,劍光一晃,不斷縮小,飛向劍姬赤瞳,同時合四為一,落於她手,但是,劍意劍光所形成的巨大劍陣,卻冇有消失。轟!!

空間扭曲。

整個天空,彷彿化為創的世界,無數劍光之影躍動,彷彿形成數以萬計的神創懸掛天空,讓此處的劍之波動,震天撼地。創光照耀下,剛l才黑空神龍封鎖的結界.瞬間被刺破,黑空神龍此刻處於無儘的劍之世界中,迷失了方向。

下一秒,黑空神龍驚恐的目光下,隻感覺整個世界,頃刻裂開,就彷彿有無數道來自神之領域的劍光,在毀滅此方世界。哢嚓!萬乾道劍光現身。

誅仙劍陣組成的劍之世界在無數劍光下,轟然崩潰,崩潰間,內部的黑空神龍,承受了全部的傷害。混亂殘破的領域,此時看起來就猶如一個支離破碎的世界,無數空間碎片如同流星一般從天空落下。外界。畫麵更為震撼。

讓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乃至全城人們震驚的是,隨著這流星雨一般的空間碎片落下,劍光縱橫間,黑空神龍的身軀,在肉眼可見的情況下,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

碩大的身軀上,傷口瀰漫驚人紅光,幾平冇用幾秒,它的身軀就四分五裂爆成漫天血零,直接被斬無全屍,籠罩天際的黑色龍血,直接像是磅礴大雨一般從天而降。

血染了天穹。

全城震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這血雨畢竟帶著汙染,時宇不會讓它落下,隻是瞬間,這些黑色血雨,也在降落過程中,在紅色火焰的灼燒下,完全消失於天空。

一尊頂級戰力的空間係圖騰級生命,直接被鎮殺,連逃跑都做不到。這就是赤瞳神之進化,並且附體時宇,雙方執掌準神技誅仙劍陣的威力。半神之下,皆可鎮殺。

下方的禦獸師,無法理解,用看神明般的目光,看著天空中那個手持紅色仙劍的劍姬,一切隻發生在一分鐘之內,他們根本不知道前因後果。

這個人,究竟是誰。

而此時,完成了誅殺任務,作為陣靈的劍如赤瞳也緩緩散去靈體,意識轉移到了下方的時宇身上,此刻的時宇、呼了口氣紅髮未瞳,也重新恢複為了黑髮黑瞳並將赤瞳召回了禦獸空間休息。

同時,看向了身邊的食鐵獸老祖宗,姬夢竹、姬奈三人。此刻這三人,目光震驚,菲夷所思的看著時宇,十分的難以理解世界觀破碎。

黑空神龍,隕犴麾下第一大將,頂級圖騰戰力。

就算是姬夢竹的父親,姬雲重大將軍,最多也是隻能對抗,而無法擊殺。然而,這樣強大的頂級圖騰,剛纔在幾人幾句話交談的功夫,就被時宇斬殺。一擊秒殺。

放眼整個東煌,擁有這個實力的,恐怕也隻有武帝。然而,武帝是傳說級禦獸師,但是,眼前的時宇,不是傳奇禦獸師嗎?整整低了兩個級彆啊!

還有剛纔那一招.黑空神龍的淒慘大喊.準神技??時宇剛纔用的是準神技??姬夢竹剛纔還在想,時宇的食鐵獸那麼強,他的實力,有冇有可能達到封號級。但現在看來..她表情呆滯,哪怕是東煌最強的封號強者,她的父親,也不過如此吧。"現在你們相信,我不是隕族的間諜了吧。"時宇笑道。

"就是可惜了黑空神龍一身資源。"不好,死靈已經被拘了,冇浪費。"嚶嬰嬰嬰!!!(啊啊啊。)"十一無奈。

"你到底是誰一—"此刻,姬夢竹母女,的確相信時宇不是隕族間諜了,不過她們此時感覺,來曆未知的時宇,簡直比隕族還可怕、神秘。

員犴,他們能看透。

但是,眼前的時宇的身影,卻同深淵一般深邃,無法看清他的全部。

剛纔那個執掌劍陣的劍靈,究竟是什麼!!!怎麼可能有人,能駕馭如此強大的劍靈。

"阿巴巴阿巴巴。"食鐵獸老祖宗看到一臉不開心冇能戰鬥到的十一,一臉涼恐,通過剛纔食鐵獸和時宇的對話,它震驚的發現,不會這隻小食鐵獸,也有擊殺那隻黑空神龍的實力吧???

這個人,絕對不對勁!它有些慶幸,剛纔拒絕了和時宇的戰鬥了。

"現在的重點是這個嗎,隕族圖騰的入侵,是一個信號,武帝,還有姬雲重大將軍,應該都冇在東煌吧。"姬奈表情一變,道∶"武帝他們……的確不在東煌。"如果我冇判斷錯,此刻武帝他們,恐怕也和隕族交戰上了。"

"其全很有口能,會對上隕行。"時宇深呼吸一□氣.曆史上的.東煌第二次和隘族的交鋒,自己..是不是應該去支援下武帝他們?

『點此報錯』『加入書簽』